企业应用软件商怎么渡劫 – 阿朱=行业趋势+开发管理+架构 – CSDN博客

来源: 企业应用软件商怎么渡劫 – 阿朱=行业趋势+开发管理+架构 – CSDN博客

企业应用软件商怎么渡劫

云这个概念从2006年由Google提出,Google的信息爬取爬虫、内容存储、内容索引、搜索运算,无时不刻的让我们感觉到云计算和云存储的强大性。传闻Google已经拥有一百万台服务器,这么密集的服务器,需要的电力/通风/散热、高集成安装放置、数据传输/服务器分布式协同运算、监控运行/硬件损坏/替换,这得多高的技术要求。所以听说Google自己研发服务器主板为了更高密集放置,自己设计机房为了全自动化运维/机器人替换损件,用海水循环制冷散热/用潮汐来产生电力,自己研发新的数据传输协议/自己研发铺建新的数据传输缆线介质,自己研发操作系统研发数据库研发开发语言研发中间件并且开源,而且还把这些从基础硬件/网络/存储/软件都开放出来供大家分享使用,这就是云的起源。

后来Amazon为了搞开放商家平台,为了商家的数据/图片的存储,为了销售数字化的电子书/音乐/数字电影的存储和传输,所以Amazon也发展了云计算/云存储业务。

但2013年才应该是中国云计算元年,这已经距离2006年过去了7年了。2013年,国际巨头Oracle整个公司全方向转云/大力收购大力研发云/并且加大对云的销售业绩要求和提成激励,IBM云进入中国、微软云进入中国、Amazon云进入中国,SAP大力推广私有云HANA高性能软硬一体化的数据仓库/商业智能。中国各大巨头如华为、联想等也加入国际开源OpenStack云组织,中国互联网巨头BAT/360都进入云市场,并且去年掀起一股消费云大战那就是网盘/相册,从免费赠送100G竞争到了免费赠送10个T。在企业应用云,金蝶的主打中端产品K3也演变成K3 Cloud,是全新研发的一代产品,完全基于云来设计而非过去K3的改造。用友也研发了云应用管理平台Cloud Service Platform。东软也在2014年初宣布以后在主力行业推进云,东软扎的行业可都是政府、事业性等对安全对私有敏感的组织(如国土资源、电信、电力、公安、税务、审计、社保等等)。2013年最让人震惊的还是Amazon与美国中情局签订云服务的提供,这可是安全保密极高的美国安全军方,对于对云有安全担忧的人们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云虽然在IaaS 网络虚拟化/存储虚拟化方面还有许多技术深化、在关系型数据存取领域还缺乏重磅分布式产品、在开发语言领域Golang还不成熟、在应用引擎研发方面还不丰富不稳定不强大、在运维服务管理方面还响应不足/解决问题不足、解决方案在开源界还尚不成熟,但,这是IT行业,3年一小变,5年一大变。所以从2013年算起,2017年将是中国云计算爆发的一年。

科技的进步是相对比较快的,但应用落地普及往往受客户进步的影响,客户走不动你就很难动。但纵观中国企业信息化20年,很多重大阶段的升级往往不是受客户驱动,而是受巨头推动。Oracle已经决定云优先,也就是销售组织侧重云、销售业绩份额偏重云、销售提成激励偏重云,所以Oracle的销售先给客户推荐云讲解云营销云。

巨头的推动力量是巨大的,就如同中国金融业一直很封闭的自己玩,现在BAT年底一轮利率热、理财基金热,短期聚集了万亿资金。这让保守金融业从未有过的震惊。怎么世界变成这样的玩法了?老百姓难道疯了?纷纷举办内部研讨会、给媒体吹风给老百姓吹风宣传风险担忧漏洞,但却仍然势不可挡。就如同中国电信业,过去三大巨头,现在虚拟运营商纷纷获得牌照应用花样眼花缭乱。就如同中国出租车业,几十年没什么变动,去年第四季度打车软件补贴大战互联网巨头砸10亿真金白银,顿时出租车业天翻地覆。再比如中国如家之于中国宾馆业,携程之于中国民航机票销售业一样。这就是巨头的资本力量+媒体传播营销力量+消费者流量入口力量+地推力量+信息数据收集/应用研发力量。这就是巨头的砝码。

中国企业客户应用科技是一向保守的,但这几年京东、阿里攻城略地,让线下制造商、分销商、零售商纷纷压力巨大,有的关店,有的多渠道销售,有的转型主力线上。这都是生死痛苦蜕变。谁能料到线上发展这么快,而且革命了线下,让线下无路可走。现在这些互联网巨头又在准备革命服务业,先从餐饮团购、电影院/KTV/美容院/度假村/游乐园开始。传统巨头惊了,什么叫互联网思维,怎么转?联想、万科、华为、海尔纷纷在探讨、领队参观学习。

而云计算也是如此。不仅互联网巨头们业务应用一体化变革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与业务流程,而且人家利用云存储获得了整个闭环业务链条的全社会的业务数据,这对重组、优化、配置社会资源,让社会资源更加高效率高价值非常有利。

我们做传统应用软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企业资源配置、组合更加高效率高价值么?我们局限在某个企业内部信息收集、某个企业内部资源的整合优化。而人家互联网一上手就是整个社会资源,我们的某个具体客户就是人家社会资源中的一份子。我们是小圈,人家是大圈。

企业经营讲究的是根据市场动态来决定自己的战略战术决策,所以最关键的信息反而是企业外/社会内的信息,而非企业内部的信息收集利用。所以我们做传统企业应用软件一开始就低了一维。

有句夸张的话就是未来每个企业都是电子商务企业,每个企业都会成为一个软件企业要充分利用软件信息技术来为自己经营而引领并支撑。虽说这个未来可能还不确定有多远,可能一些企业如媒体、出版、金融、旅游、机票/火车票、宾馆、打车、餐饮、休闲娱乐、购物、数码、家电、教育、医疗、农业养殖种植都被充分颠覆了,更多的行业也正在被逐步颠覆重新想象。但中国仍然太大,中国企业太多,中国三教九流的水平层次太杂。这么多的颠覆,仍然是大量企业在权钱寻租交易、跑马圈地、暴力营销、逐水草而居。所以中国传统企业软件也很多层次很多路仍然可行。

但云这个坎怎么迈?

我过去反思过传统企业软件的核心竞争力,有人讲应该是渠道销售与服务能力,有人讲应该是产品研发品质,有人讲应该是整个业务价值链的整合管理,有人讲是品牌溢价议价能力、有人讲是软件内嵌灵魂思想模型引领指导能力、有人讲是客户需求快速探知与满足。

我觉得这都对。但就是没人讲中国传统企业应用软件的核心在于技术。

你看看云。你要满足海量用户的运行和数据存储,这比给一家家企业安装部署软硬件要高门槛的多。大量传统企业应用软件商,只要客户的数据大点人多点,IT系统就不稳定/性能慢。虽说中国传统企业应用软件都研发自己的所谓企业应用平台,但结果就这现状。

那在云时代怎么应对?所以必然要把自己所谓的企业应用平台经过裁剪,放置到现在专业的云提供商那里。

企业应用平台其实内在分很多层,最底层应该是技术平台。过去搭建企业应用平台,如在微软技术体系内,微软提供了报表服务引擎、工作流服务引擎、消息队列引擎、服务接口管理引擎、数据ORM存取引擎、事务引擎、日志记录、异常跟踪监控等等。再往上是真正的企业应用基础,如单点登录门户、组织权限管理、主数据管理、基础业务参数开关维护。再往上走是新模块可视化设计工具/典型功能代码框架、定制开发工具/补丁打包发布工具/补丁升级工具、实施安装部署工具/数据初始化工具、运维检查监控优化工具/技术支持工具。

所以说,专业的云提供商会替代了企业应用平台中的技术平台部分。你看云提供商提供的文档存取数据库、图片存储数据库、视频存储、KV数据存储、语音识别引擎、图片识别引擎、消息队列引擎、地图引擎,这些高难度技术都是中国传统企业应用软件商干不了的。所以只能干脆利用人家的引擎。

未来,能做企业应用平台的寥寥无几,全被高技术门槛打死了,不像现在各种OA、BPM、快速开发平台等等各种李逵李鬼都纷纷宣称自己是平台。

彻彻底底扯下技术遮羞布的中国传统企业应用软件商,放到云上面大大自动化简化实施/运维/支持,在这种未来现状下,什么是中国传统企业应用软件商的核心竞争力呢?在这种局面下我们不妨再问自己一下这个问题。客户需求快速探知与满足能力?软件内嵌灵魂思想模型引领指导能力?品牌溢价议价?产品研发品质?渠道销售服务?业务价值链的整合管理能力?

到底哪个能力是第一呢?有人说当然是客户需求快速探知与满足能力?这是生意的本质根源啊。但你做了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有人说是业务价值链整合管理能力?那你又做了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我们不妨多问问我们自己。
———————
作者:david_lv
来源:CSDN
原文:https://blog.csdn.net/david_lv/article/details/20222193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博文链接!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