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未从24万亡灵吸取教训,唐山悲剧正重演

baacloud免费翻墙vpn注册使用

(武冈人网站文章)
  在唐山地震 30周年之际,全球亦同时踏入地震多发的活跃期。在世界迫切希望可突破短期地震预报的难关时,中国却早在 30多年前已具备了这种能力。中国地震界原本可创造另一人类奇:将地震预报发展成天气预报一样。但是,今日的地震界却面临人才凋零、后继无人的困境,当年曾成功预测到唐山地震的各种「土」办法,全部被摒弃。地震界老专家痛心地说:「这些都没了,没了对付地震的武器,那地震还能报吗?报不了啦!唐山的悲剧肯定还会重演。」
  中国在 1975年,首次成功预测出辽宁海城7.3级地震,使800万人逃过劫难,亦令举世震惊,不但打破了全球短期地震无法预测的神话,更奠定了中国地震技术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唐山地震时任地震地质大队队长、现任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委员的黄相宁说,唐山地震被测出充份证明了当年在全国各地设立的地方性「群众观测站」及其「土办法」如地应力、水氡、旱震(从气象上预测地震)等预测地震技术均相当准确,亦非常重要:「它不能预测出小地震,但对大地震很敏感,尤其这些站分布在各地区,可以非常准确地预测出当地的大地震。」
  各地观测站被摒弃
  不过这些观测站及土办法,在唐山地震后却遭国家地震局的排斥,被指「无科学根据、技术不成熟」,全国1,000多个群众观测站目前只剩下 1%。当中像1976年时成功预测出唐山地震的乐亭观测站,虽获保留却已名存实亡,变成一个行政机关。
  消息透露,当年主管唐山地震工作的重要官员之一、原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一直排斥群众观测站。她虽漏报唐山地震,但事后却由副主任晋升为主任。消息说,由于她极力排斥、压制,致使当年参与过唐山地震预测的众多老专家,多年来不被重用、不获研究资金、没有学生师从。
  地震专家仅剩50人
  地震界老专家如黄相宁、耿庆国等人,由80年代开始多番上书国家地震局,要求当局重视人才、保留群众观测站,但得到的回音是:「地震预报仍需长期研究、探索和不断积累经验,这是几十年甚至是几代人的事。」
  目前像黄相宁这类地震专家,全国只剩下五、六十人。黄相宁迫切希望当局重视群众观测站:「我敢100%保证,只要在全国设立400个观测站,六级以上地震绝不会漏掉!」
  地震局瞒报铸成巨灾
  唐山地震后当局一直坚称唐山地震为不可预测的天灾,但当年参与过唐山地震预测的专家众口一词地指出,他们早在 1975年已预测出唐山地震。国家地震局瞒报、漏报,对各部门呈报上来的种种预报置之不理,才是导致巨灾的真正原因。
  「唐山地震说甚么也不应该漏报,那么多人测出来了,只要和市民打个招呼,就不会死那么多人,这绝对可以做到。」现已退休的侯世均, 1976年时在河北红卫中学地震测报小组从事地下物理现象反应来预测地震,并在当年 6月预报出唐山地震。而当时的北京市地震队专家耿庆国,亦从气象上的变化预测出唐山地震,并于7月14日向国家地震局告急,各地区监测站亦纷纷呈报唐山地震预测。
  国家地震局掌管包括各地震部门以及地区性的群众观测站地震监测,当时的国家地震局局长胡克实正被揪去批斗,负责地震事务的副局长查志远及掌管华北地区地震事务的副主任梅世蓉并无采取任何行动。一名专家表示:「梅世蓉根本不相信这些预报,她认为大地震前一定会有小地震,这是学派上的固执。」以致唐山地震预报一直没有上报给中央以致铸成大错。耿庆国说:「有震情、有告急,应当组织会商,但置之不理就不对,知之不报亦不对。」
  青龙县及时准备 救47万人
  相反,邻近的河北青龙县,由于在唐山地震前收到地震消息,当地政府果断及时作出准备,令全县47万人成功避过一劫。而唐山开滦煤矿亦因事前作出防震准备,地震发生时虽有一万人被困在矿井,却仍能安然逃生。耿庆国说,两个地方的成功经验显示,唐山人如果事前获得通知亦可逃过此劫。
  云南地震再瞒报
  今日是唐山大地震 30周年纪念日,唐山的悲剧却仍在内地反复上演。
  内地媒体昨日报道,云南盐津上周发生造成百多人伤亡的5.1级地震,其实早在 7月初就被当地地震局准确地预报,地震发生地的昭通市市长证实确曾收过预报,该市政府在地震发生前一天还在开会研究,但「为了避免社会恐慌」,地震的预报并未公开,亦没有传达下去。这次事件与唐山大地震漏报如出一辙。
  在中央高层今天高调纪念唐山大地震之际, 30年前参与过唐山地震预测的内地地震界权威专家发出了吶喊: 30年了,为何中国仍未从 24万亡灵的哭泣中吸取训?
  世人也不禁要问:今日中国拿甚么来超渡唐山的亡灵?还要付出多少生命的代价,这种人祸制造的悲剧才能在神州大地绝?
  专家哀叹「有劲没处使」
  每日清晨、天蒙蒙光,住在河北山海关市、 68岁的吕兴亚走出住所、骑上陪伴他数十年的单车,向郊区驶去:「像吃饭一样,少了一天都不行,已形成个规律了。」他由1970年开始从事水氡观测地震,退休后仍坚持每天骑叁个小时的单车,到郊区的一口古井取水样,再回到那个由杂物房辟出一角的研究室,从事他数十年来风雨不改的地震预测研究。
  坚持每天取水验氡气
  氡是一种地底石头所散发出来的特殊气体,经由泉水或水蒸气而渗漏至地表。在地震发生前,渗漏的速度会加快,因此测试水中氡气含量是一种预测地震的基本方法。
  唐山地震前,吕兴亚亦曾在当地观测站作出预报,并上报给唐山、河北、天津的地震部门,但没有回音, 30年来,他每次想起唐山地震都想哭:「退休后想想自己干啥好呢?想起 24万人一瞬间就没了,冲这就要干下去!」但最让他心痛的是他原本所属的研究室被拆了,十多个水氡取水站亦全盖上楼房。他惟有一个人骑单车去更远更偏僻的地方找合适的水氡取水站:「搞地震光靠专业不行,坐在机械前来搞不行,要拿眼看、去实地观察。但现在这些群测点都没了,两条腿就剩下一条了。」
  古稀之年的吕老,现时最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真正的小小研究室、在住所附近可以挖一口井供他取水样,他心有不甘地说:「我现在是有劲没处使呀!」
  全国的1000多个群众观测站目前只剩下
  以免一旦成功就使他们自己的地位降了下去
  哪有金庸的小说 值钱
  在地震中枢附近发生了大地震
何况新的第五次地震活跃期已经来临,如果不及时扭转局势,在他们的统治下,那就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个唐山那样的灾难,又要牺牲多少条人命!每一个有良知的同胞都要努力。
(本文作者附记:本文摘录自金晴先生在唐山地震30周年大会上的发言原稿。)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