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字

baacloud免费翻墙vpn注册使用

糊涂
“我没有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三年了!我会去接你,不管你是否忘记了曾经有过我这么一个人和三年前与你立下的约定,我都会去见你,不为什么。希望我的到来不会打扰你平静的生活,明天的火车,下午大概就能到了。GOOD LUCK!”
                 
  “喂,你这个疯子,你真的要来?”那边传来的声音很好听,
                 
  “一切见面再说,再见!”咔~~~~~~~~~~~~`
                 
  疯子骑着破旧的BIKE来到这个城市中唯一的对外端口,买了张去目的的车票,理了理该洗的头发,看着售票处门口玻璃中的自己发呆,一双破旧的旅游鞋,一条破旧的牛仔裤,长长的头发盖住了本来就加了“窗框儿”外加“玻璃”的心灵窗户,一张被胡子包围的嘴,正在保持着一贯的发呆动作,露出几颗门牙与白色的 T恤成了身上唯一还有的白色。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风吹动着门口冷饮摊儿的遮阳伞哗啦直响,给这个闷热的夏天带来了点儿凉气儿,疯子拖着刚买的皮箱往外走,不小心撞了个人。
                 
  “喂!你长眼了吗?往哪走哇!这么大的地儿愣往我身上撞!找死吧!”后面传来一个雄性动物的吼叫声。
                 
  疯子站住、转身、抬手扒开眼前的头发寻找那个雄性动物。一看那货一米八,剃个板寸,穿着条半条大裤衩儿正用两只等边三角形的眼睛盯着疯子,挺大个鼻子穿了两个眼儿挂了环儿。疯子拖着皮箱走过去,低着头先看看这位的鞋,然后按从下到上的顺序开始观察,直到这个动物又发出它特有的声音,
                 
  “操你妈!你看什么,撞人你他妈还有理了,连句对不起都不说就滚了,你他妈讲不讲文明礼貌!”
                 
  疯子这才发现这只动物比自己还脏,牙大概有一年没刷了,叫人都感到恶心!
                 
  “哦!我不是故意的,眼神儿不好,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啦!”
                 
  “操!这他妈就对了!早这样儿比什么不省事儿,算了看你这揍相儿也他妈没钱!兄弟我他妈算倒霉,就给500压惊费吧!”
                 
  疯子像根儿柱子似的站在动物面前,个儿还矮了一点儿,头发下的眼睛死盯着这只动物,确切的说是这只动物的项圈————成色还不错,肯定是金的!
                 
  “操!你他妈装什么蛋!快点放个屁,要不就痛快的给钱!”
                 
  “大哥,500?太多了!你看我这样儿也没这么多钱,身上的加一块儿也不过一百!您降点儿!”
                 
  “放屁!老子长这么大没人敢跟我侃价儿!操你妈给不给!不给是不是,千万别后悔!”等边三角形开始变成直角形!
                 
  “别!大哥,兄弟我实在没带多少钱,天挺热小弟我先请大哥喝瓶啤酒!您先等会儿,我去买!”说着疯子就要走。
                 
  “操!想玩儿我!你还嫩呢!走一块儿去!”——动物的愚蠢。
                 
  疯子拖着皮箱,“牵”着动物来到大厅的外边儿冷饮摊前。
                 
  “老板!来瓶儿啤酒!要冰镇的!”疯子扯着嗓子喊,
                 
  “给!~~~~~~~~~~~~”疯子接过啤酒“给,起子!”
                 
  “操!快点儿给钱我还等着赶车呢!”——动物的贪婪。
                 
  “哦!给!”耳边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外加动物的哀嚎,
                 
  “再来一瓶儿冰镇的给这位大哥败败火!”
                 
  “来了!悠着点儿!别出人命!疯子!”
                 
  喀嚓~~~~~~~~~~~~~~~~~~~~~~~~~~~~~~~~`!
                 
  “喂!别砸了!再砸就该成植物人了!疯子,这酒钱怎么算,老猪那头儿你自己看着办吧!”探出一张生意人特有的脸!
                 
  “放心吧,你!酒钱先欠着过会儿再说!呸!”冲着趴在地上动物吐了口痰说:
                 
  “告老猪一声儿:”处理后世!‘“说着头也不回的拖着皮箱走了!
                 
  “喂!疯子,又砸了一个!这车站都他妈成了垃圾堆了!你他妈够能耐呀!”
                 
  “早晚,你小子非得进局子不可!”
骑着破车到处乱窜,中午没地儿吃饭饿了一场,心里正难受。抬头看这条街有没有馆子。没注意左边胡同里窜出的车子,正好来个垂直相交!得了疯子机灵跳下车子,幸免遇难!正想看看车子坏了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疯子!是你?!!!!!!”——雌性动物的声音,
                 
  抬头看到一个靓妹:长发、天使与魔鬼的结晶!
                 
  “操!怎么又碰到她了!倒霉!”疯子暗骂,
                 
  “你个傻B!你他妈死哪去了!啊?找都找不着!甭说,又没吃呢!每回见你不是打架就是蹭饭!操!我算是倒血霉了!”天使的声音出自一个如此泼妇的女人口中,
                 
  “别装流氓,恶心!不知道我有流氓过敏症!”疯子面无表情的说,
                 
  “喂!刚才那几句脏话够流氓不?骂人原来这么爽!”
                 
  “废话少说!有饭吗?来两碗!”疯子有气无力的问,
                 
  “我都怀疑我怎么偏偏交了你这个朋友,从来没给我过什么物质回报,可我每月工资你花了大半儿!别站着累不累,坐会儿!”说着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
                 
  “谁叫咱俩儿投缘哪!”蹲在马路牙子上,目光呆滞的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流,
                 
  “喂!买票了?”睁着双满是天真的大眼睛瞅着疯子,
                 
  “吃醋了?我知道你在向我放电,我这边可要挂‘高压危险’的牌子啦!”
                 
  “谁吃醋了!我有什么资格吃你疯子的醋啊!”孩子犯错般嘟囔着,
                 
  “喂!你也老大不小了嫁了算了!傍个大款什么都有了!没准我还跟着沾光呢!那真是幸福啊!”盯着道儿中央重叠的自行车,仍旧一个语气的说,
                 
  “我立誓终身不嫁!要嫁就要嫁个我真心喜欢的人!”
                 
  “省省吧你!你看街上走的一对对几个是真心喜欢,无非是在玩成人游戏!”扭头满含怜悯的看了靓妹一眼摇摇头说:“你、、、呀!完蛋了!”
                 
  “喂!走上我家,别在这儿蹲着了,没看咱们都成了大熊猫了!”
                 才发现行人看着这两个差别太大的东西,面上总是带着惊讶的表情,仿佛在说:“公主和乞丐!”
                 
  “上网了吗?咱们班的留言有新的吗?”疯子对正在开门的萝卜问,
                 
  “都儿孙满堂了!我看就咱俩儿还耍单儿呢!”——一张美丽挂着忧郁的脸,
                 
  进了萝卜家,甩了破鞋,光着脚丫子往地毯一躺,闭着眼想:“这一天过得真没劲!”耳边传来萝卜的笑声——很悦耳!像风铃儿!
                 
  “快过来!咱班又有新留言了!快点儿!又一位单身进了‘坟墓’”萝卜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
                 
  “懒得动!念!”依旧闭着眼,
                 
  “‘我决定今年结婚~~~~~~~~`请转告疯子~~~~~~~~~没必要来了!’”萝卜时不时的扭脸看疯子念着,
                 
  “哦!”疯子依旧不动,平静的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我想见你一面,想证实我当初的选择是不是个错误!”萝卜的声音开始变小,由欢乐变得犹豫,
    “别编谎话骗我了,萝卜!我很乱!让我睡一会儿!”伸个懒腰,沉默!
                 
  梦里面出现一张张欢笑的脸,清晰的像自己一样,围绕着疯子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四周回荡着笑声,传来优美的旋律,静了!天上飘下了雪,大家都仰望着天,任由雪落在自己的脸上、身上,天上射下一缕光亮映照出一个人影,疯子想追过去看看是谁!可腿仿佛被固定在地上无法动弹!不禁着急的喊:“等等我,你是谁?”
                 
  嘟~~~!疯子拿起呼机——‘你小子,别想再让我擦屁股,不过请客就另说了!’,老猪。
                 
  看看周围一片漆黑,站起来去厕所,回来才感到饥饿已战胜了瞌睡,拉开冰箱门儿一无所有!走到萝卜房门前推开门,萝卜死猪似的趴在床上,走过去一边拍萝卜脑袋一边说:“公主起床啦!疯子急需补充蛋白质!” “去死吧!你个混蛋!我还没吃呢!让我多睡会儿!”——萝卜的鼻语,
                 
  “太平公主!做饭吧!闹不好要死人的!啊~~~~~~~~~~~,”疯子打个哈欠,“中午饭还没吃!命苦啊!”
                 
  萝卜受了电击般猛的坐起来,吓了疯子一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已经挨了一顿乱捶!
                 
  “你个混蛋!谁是公主!”萝卜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我可没说你是什么公主!我只是叫你萝卜着,千万别冤枉好人啊!”疯子嬉皮笑脸地躲闪着,
                 
  “你以为我没听见?哼,我都听见了!少废话!想吃饭就别那么损!”夹杂着枕头、拳头的暴风雨来势凶猛,
                 
  “行了!给你点儿脸还不知道北了!昨儿的剩饭还有吗?”疯子表情严肃的说,
                 
  “没了!混蛋!”还在气头上,
                 
  “我是实话实说!你确实可以够得上太平公主的级别了!难道不知道做女人”挺“好?”疯子不依不饶的挖苦着,
                 
  “你这个混蛋!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狗嘴吐不出象牙!就是欠揍!看打!~~~~~~~~~~~~”说着举起枕头就要动手,
                 
  “OH!MY GOD!雌性动物太可怕啦!”疯子说着夸张地跳到门口,
                 
  “你~~~~~~~~~““,你听着~~~~~“”萝卜虎视耽耽地怒视着疯子咬着后槽牙说:
                 
  “混蛋!你要是走了!还别想再来找饭吃了!”
                 
  “操!谁怕谁呀!我疯子还怕吃不着饭不成?笑话!再说了,谁愿意吃你做的饭,还不如我做的呢!难怪这几天肠胃不好!咳!得,得,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谁叫咱俩儿有缘呢!来吧!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疯子唱着国际歌,学着姜姐就义时的样子来到萝卜跟前,双手抱头,闭眼,
                 
  “呀~~~~~~~~~~~~~`”萝卜正要痛下杀手
                 
  “STOP!”疯子喊到:“我万能的主哇!请饶恕这个美女蛮横的行径吧!”
                 
  “少废话!呀~~~~~~~~~~~”萝卜又加了一个枕头,
                 
  “STOP!我只想说最后一句话:萝卜同志,千万不要打我的脸和头!请接受我这个临死的人的一点儿小小的请求好吗?女人中的男人!啊~~~~~~~~~~~~”没等疯子说完已被萝卜轰倒在床上,
                 
  “放心吧!准让~~~~~~~~~“你遍体~~~~~~无外伤!”萝卜一边砸一边气喘吁吁的说,
                 
  一阵狂轰烂炸后,这个世界安静了,疯子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萝卜累得坐在床上喘着气俯视着疯子鸡窝般的头发发呆,
                 
  “太平公主!怎么不打了?”
                 
  “别贫了!你真要去吗?人家都名花有主儿了你还去个什么劲儿,你傻不傻!”萝卜怜悯的目光扫过疯子的脸,
                 
  “既然我说过要去就必须去,没有理由能够说服我不去兑现我的承诺!”
                 
  “你个傻子!可你去又为了什么?啊?!”萝卜不解的问,
                 
  “你们女人永远都不会懂的一种心理!”
                 
  “难道你就不能忘记她?忘了过去的狗屁约定?”萝卜开始激动,
                 
  “你不会明白!”疯子支撑着站起来,目视着满眼泪水的萝卜说,
                 
  “别哭了,再哭就更不漂亮了!给!”说着递过一张面巾纸,“擦擦!”
                 
  “傻子!你真是个傻子!天底下最傻的傻子!”萝卜抽泣着说,
                 
  疯子无言的再次扑倒在床上,闭上眼睛等待萝卜的防洪工程完工。
                 
  “起来!做饭了!臭猪!”脚踹着疯子肩膀,
                 
  “哦!”疯子依旧不想动弹,还趴着不动,
                 
  “SHIT!”萝卜下床去厨房临走还不忘给疯子屁股一脚,疯子无奈的翘了翘嘴角,爬起来走到厨房门口,看着萝卜发呆,想着三年前的情景,还有那三年的经历。
“喂!喂!喂!傻了?吃饭啦!”萝卜在疯子眼前挥舞着铲子冲着疯子嚷,
                 
  “啊?哦!”疯子端起碗开始冲刺,约莫有五分钟“自喂反击战”取得“圆满”成功,
                 
  “何苦这么认真对待这个约定!只不过是说着玩的,有必要当真?真傻!”萝卜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去洗碗。
                 
  疯子打开电脑上网去看邮件。
                 
 忘记了时间,疯子看看系统时间,还早!刚八点!外面的天还没黑透,萝卜不知道躲在哪间ROOM里头看TV呢,疯子懒得管,也压根儿不想管。仿佛疯子自打毕业以来唯一没有荒废掉的就只有COMPUTER AND INTERNET了,每天的习惯无非是上网转转,被MM们泡泡,贴帖子,收发邮件。
                 
  “疯子快过来!快点儿!”房子太大,不知萝卜在哪藏着狂喊,
                 
  “喂!大姐!我这儿正忙着呢,你自行了结吧,我就不动手了,上吊、割脉、服毒,还是跳楼,你看着办吧!啊!”疯子忙着手里的有一句没一句头也不回的冲着显示器喊。
                 
  “你就这样儿吧!好,吃饱饭了不是?疯子!下回我要再可怜你个混蛋,我不是人!”萝卜又开始咆哮,
                 
  “千万别生气,我的萝卜同志!生气会使人变老!那就更没人敢娶既没容貌又没品德的你了!千万要忍住!”疯子说着头一歪躲过飞来枕头继续干自己的活,
                 
  “放心吧!大不了有你这个千年难找的流氓垫底儿呢!哼!我怕谁?”
                 
  “大姐你杀了我吧!我宁可死也不要你!”
                 
  哐!~~~~~“`嗵!~~~~~~~哗啦!~~~~~~~~~““
                 
                 
                 
  疯子依旧拖着皮箱走出终点站出口,一切都那么陌生,由于突然从地下桥出来还不太适应这光亮的世界,自然的用手挡了一下阳光,才看清周围的一切,好奇的疯子拖着行李走出车站大厅,转过头仰脸看那上面的表,中午十二点?太阳都快没了还中午十二点!操!坏表!
                 
  “实在对不起,我不小心踩您脚了!实在抱歉,怎么样?没事儿吧?”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吸引了疯子,不由扭脸瞅了一眼,
                 
  “操!真他妈倒霉!那小子不在医院吗?”失手“喽!”心里盘算着,正想走又传来那只动物驴一样的吼声:“操!对不起就行了,你也不看看踩得是谁!给钱少废话!”
                 
  “SHIT!混蛋真狂啊!欠揍!”疯子暗骂扭过脸去找面的,
                 
  “大哥,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要钱,你讲不讲理?”——悦耳的声音,
                 
  “操!讲理?好!咱们到那边儿慢慢讲去!”
                 
  “你放不放手!再不放手我要喊警察了!”——夹杂着颤抖的威胁,
                 
  “喊哪!你喊哪!这是我的地盘儿!你放心地喊吧!”——动物的猖狂,
                 
  “你放手哇!放手!”
                 
  “还是不要管闲事儿,反正不关你的事你挨打谁他妈管过你?”疯子面无表情的拖着皮箱往站前的停车场走,
                 
  啪!
                 
  “哦?那姐们儿还行!”
                 
  “告诉你!我不管什么地盘儿我只讲道理,你放手!”——女人的愤怒,
                 
  “萝卜也会这样干吧!可怕的女人!”疯子嘴角翘了翘,
                 
  啪!
                 
  “我操你妈的!敢抽我,臭婊子!老子,今天非揍你个半身不随不可!”——动物的愤怒,
                 
  “喂!这位大哥,算了!要钱是吗?我给!别动手哇!”疯子拖着行李低着头走到胡同口,疯子平生最恨两种人:一是不孝的,二是打女人的男人,虽然它算不上人,也不可饶恕!由于疯子低着头,它还没认出来,还在嚎着: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儿!趁早给我滚蛋!~~~啊!”——一句俗的不能再俗,老得不能再老的废话出自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动物口中,简直臭得不能再臭了!疯子顺手拿起胡同口垃圾桶边儿断了的墩布棒儿,还没等动物喷完就开抡了,扑嗵~!这个世界安静了!棒子已经堵在跪着的它的嘴里面,它正用恐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披头散发穿得有点像疯子的人,确切的说应该就是疯子,浑身发抖。
                 
  疯子蹲下身对它一字一句的说:“你俩儿的事儿我懒得管,不过请你记住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打女人!否则你会更惨!”
                 
  砰!疯子的颤了颤,回头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用挑衅的目光瞪着自己,仿佛再说:“我要揍你!”疯子站起来,以同样凶狠的目光盯着对方,随脚踢在地上爬行的动物肚子上让它彻底安静,感到肩上有点儿疼,正要冲过去大展“红屠”时,远处传来警笛的尖叫声,条件反射地背起皮箱就跑,懒得回头看,和往常一样不来个八百米越野,最后再来个一百米冲刺那就不叫疯子。
                 
  “操!都青了!够狠,小子!等下回碰着非叫你残废不可!”疯子边看伤边骂,天快黑了,马路上灯亮了,猛的一抬头墙上映照出一个扭曲的人影,转身一脚踹过去一堆垃圾桶,来人已经倒在垃圾堆里了,走过去看看来人。
                 
  “啊?!大姐你来先打个招呼好不好,这可好我算是没事儿找事儿!完了!”疯子一脚踢开MM身上的桶看着晕倒在垃圾堆里的MM说,
                 
  “喂!喂!死了吗?死了别死这儿!我可不是故意的!”往往疯子做错事都会说这句话,连他自己都烦了,说着转身就要走,没想到脚脖子被人抓住,一个没站稳扑通吃了口地上发霉的面包,
                 
  “大哥!拜托别那么着急跑!”
                 
  “操!你玩儿我?”疯子生气的时候往往会提升武力值!
                 
  “我非抽你不可!”疯子脑袋一片空白,
                 
  “原来世上全是虚伪的家伙!口是心非!恶心!”
                 
  “喂!你说谁虚伪!”习惯性的推一下眼镜儿,“操!眼镜都碎了!”
                 
    “喂!流氓,别说脏话好不好,我这身儿垃圾怎么办?你要负责,可别再想跑了!”漂亮的女人往往更可怕,疯子今天要倒霉了!难怪今天早起吃饭都咬了嘴唇!倒霉的事儿来了!
                 
  “喂!说你呢!别死盯着我的行李!除了几年没洗的衣裳以外什么都没有了,你不会是想打劫吧?你饶了我这个穷人吧!”疯子可怜的像只待宰的羔羊,赶紧将行李拉到身旁,完全失去了刚才的威风。
                 
  “这样吧!我把衣服先脱了给你洗,我就凑合穿你那几年没洗的衣裳吧!”今儿疯子算是彻底完蛋了,碰上这么个主儿,疯子没咒儿念了。
                 
“我耳朵不好使你再说一遍?please?!”疯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世上还有如此无赖的第二个女人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原以为萝卜就够让人头疼了,没想命苦到又遇到一个,完喽!注定疯子一辈子没有老婆,碰到的都是天使的脸蛋儿,魔鬼行径的MM.
                 
  “少废话!把行李拿来!我看看有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紧张,老实交待又从哪来的不义之财?”——-聪明的女人总是碰到笨头笨脑的男人,然后引发一场糊涂的故事。
                 
  “操!大姐,我告你!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卑鄙小人也粘儿点边儿,你算是走运了,要是碰上真正的流氓,保证让你人财两空!天都黑了!我还有事儿要办!你就别添乱了!这钱是我赔你的!”
嘟~~~~~~~
                 
  “操!萝卜你真无聊哇!兄弟我都没饭吃了,晚上十二点了还有什么闲心给你打电话报平安!死吧!你!”疯子冲着泥泞的路上吐了口痰趟着水走到路边电话亭,
                 
  “喂!萝卜,兄弟我没饭吃了,你有饭吗?特快专递两碗米饭过来应急!要快!”疯子有气无力地喊着吓得周围行人从雨伞里直往这边瞅,
                 
  “看恐龙哇!操!”疯子讨厌成为动物,倒霉使疯子脑袋有点儿乱,
                 
  “喂!别骂人,说你笨你还不信!昨天晚上你又是通宵上网,今天早上我才发现你光拿了钱包皮儿,蘘儿还在桌上,哈哈!你又变成乞丐了,回来前最好通知一声儿,我先买几桶清洁剂外带几瓶杀虫剂、、、、、、、”萝卜还在自命不凡的畅想未来,疯子抓着话筒去外面接水,直到听到萝卜大声的喊:“
                 
  喂!喂!“才拿回来倒了水继续听!
                 
  “下雨啦!还不小!你要注意身体等着我明儿请个假去接你,等着啊,千万要顶住,看在钱的份儿上要活着,我们的疯子同志!”疯子脑袋里对“明儿”这个概念是自己回到萝卜家,萝卜见面的第一句话:你怎么回来啦!明儿,我正要去接你呢!
                 
  “少废话,你等着我回来还差不多,千万要节哀顺变,不要吃胖了身子,否则更没人要了,以后再说吧!没准儿这电话卡还能换顿饭吃!挂啦!”疯子不耐烦地挂了电话,直起腰深深的吸了口气,仰头看看昏暗的路灯闭上眼睛蹲在这唯一干的地方睡着了。
                 
  “喂,同志醒醒,回家睡吧,这是电话亭不是旅馆,醒醒。”苍老的声音叫醒了疯子,眯着眼往头顶瞟了一眼,看见一位白头发的老人正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哦,对不起大爷,钱包丢了没钱住旅馆只能在这儿忍一宿了,哈~~唉!”疯子从来不演示自己的苦难和无能,
                 
  外面雨停了,新一天的早晨的阳光那么温暖,照在广场上,很美,
                 
  坐在广场的长椅上晒太阳,
                 
  嘟嘟~~~~~~~,呼机又响了。
                 
  “混蛋,你玩儿我,空钱包蒙人啊!,倪洁”
                 
  “女人真麻烦!倪洁?奇怪的名字”
                 
  琢磨着这个女人,疯子抬头来到了一座商厦脚下,
                 
  “今天几号了?鸽子结婚的日子吧!操!忘了!好像在什么破教堂?完了忘了!”
                 
  还好疯子还没忘记来的目的,凭着以往的经验开始沿着每条bus的站牌儿乱窜,‘想知道地理位置不要问任何人,除了BUS站牌儿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这是疯子总结出来的经验,更何况现在的疯子已被视为乞丐更是没人愿意理睬,只有自己找了。
                 
  转了足足有一个小时,走了不知多少条马路,总算找到距离“东街教堂”还有九站地的站牌儿,凭直觉疯子知道鸽子就在那儿,往往每遇重大事件疯子总是相信他自己的直觉,这次也不例外。
                 
  忘了劳累,忘了现在是夏天铁都能氧化的正午!没时间等BUS更没钱程BUS,疯子般沿着街道奔跑着,好像晚一步就会失去整个世界,头发飞舞着将汗水洒在身后的空气中,立刻就被这炙热的世界挥发成蒸汽,又像是一只追赶猎物的狼飞驰在这座钢筋水泥构建的城市中,他真成了疯子!
                 
  看见了尖顶儿的教堂,到了!像上课一样他又迟到了,站到教堂台阶前的洒满玫瑰花瓣儿的草坪上观察周围的一切,他疲惫的垂着头踩着满地的红色花瓣儿踉跄的挪到教堂大厅门前,无力的抬起手想推开眼前这扇门。
                 
  嘟~~~~~~~
                 
  “操!添什么乱,萝卜!”
                 
  随手将呼机关了,转身蹲在地上拣起那鲜艳的玫瑰花瓣儿,现在疯子脑子很乱。
                 
  疯子盯着手中的花瓣儿,回想这三年自己都干了什么,结论是什么都没做!至今仍是个混子,也许自己根本不该有人爱,更不应该爱别人,也根本没资格爱别人,那是受罪,空背负一个约定和一时的谎言,用来欺骗自己,也欺骗了爱自己的人,一场梦般度过了三年如今已成定局无法挽回,恨自己当初不该承诺什么狗屁约定,拖着一双脚走出教堂的大门来到这个城市车流不息的街上才发现一切都那么真实,人们都在忙碌的活着:为自己和爱自己的人更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坚强的活着。
又到了该和这个城市说再见的时候了,疯子用皮箱换来回去的车票和一顿饱饭,坐在站台上等待上车的铃响,然后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心中没有什么留恋,这里对于疯子来说已经成了一座空城,毫无意义的城市,他开始思考是否该重新选择一个方向走自己该走的路,不要再幻想什么爱情思考着将来的工作问题手习惯的插进裤兜碰到关掉的呼机,拿出来看上面的留言:
                 
  “‘平静的心伴着寂静的夜,沉默的你依偎着冷漠的我,
                 
  你说今夜将带我一起寻觅跟随着我不让我独自离去;
                 
  不曾学会安慰你的伤悲,不曾放弃梦幻中的奇迹,
                 
  你说今夜将在我怀里睡去跟随着我不管是天堂地狱;
                 
  在最后的夜与我一起沉醉,让我再吻去你快乐的眼泪,
                 
  在最后的夜与我一起去翱飞让这世界风中跌坠!
                 
  你说我是你寻觅的天堂,你说我是你陷落的地狱,
                 
  你说我是你的无怨无悔跟随着我不管是天堂地狱!‘
                 
  、、、、、、、、、“
                 
  “操!”疯子再也不想看下面的内容,随手将留言删除,仰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又给自己讲了一遍关于鸽子和这首歌的故事,
                 
  嘟~~~~~~~~,
                 
  疯子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拿出呼机将她摆在站台上,直起身随脚将她踢到半空欢叫着直飞向对面站台的柱子上,啪的一声碎了!
                 
  疯子目送着她的离去,进站的列车在疯子身后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疯子提着行李扭头走向尚未停稳的列车,对自己说:“一切都结束了!”
                 
  “对不起先生,您的呼机掉了!”从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抱歉夫人,我没有呼机!”疯子头也不回的答到,
                 
  “是吗!不过先生这上面的留言是给您的!您真的不想看吗?”声音中加杂着抽泣,
                 
  “大概您认错人了!车就要开了,我得走了!很高兴认识您!再见!”说着抛下站台上的人低着头进了车厢,轰鸣的列车承载着全新的疯子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疯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是疯子,只知道自己还活着!
                 
 
错别字不少,请各位见谅!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